豈止少林寺偷腥,和尚也會偷吃!

豈止少林寺偷腥,和尚也會偷吃!

Klook.com

(主流傳媒/舊頭殼系列)少林寺方丈釋永信,被爆料「有私生子,玩弄女人,侵佔少林寺財產」,事情似乎有愈演愈烈的趨勢,10日香港文匯報刊出,有實名「釋延魯」的和尚,實名舉報釋永信「喝酒吃肉玩女人」,少林寺則質疑釋延魯根本和首在網路報料的釋正義,是同一掛的,甚至不排除釋正義就是釋延魯,少林寺說,釋延魯本身就因為和尚娶妻被逐出師門,如今舉報當然顯得不單純。

少林寺方丈爆出驚天醜聞,引起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高度重視,也在華人社會掀起一番波瀾,但翻開歷史卷宗,和尚的性需求與春宵事,其實不是什麼新鮮事。大唐貞觀年間,發生一起由小偷所偷出的「婚外情」。這樁婚外情的男女主角,就是玄奘高足辯機和尚與李世民的第十七女高陽公主。

貞觀末年,長安捕快抓獲一無名小偷,在繳獲的贓物中發現一起鑲金飾銀的玉枕,識貨的一瞧即知是宮中珍物,便轉呈御史台審理,經一番審訊,小偷招供,玉枕是自己潛入弘福寺某沙門房中盜得,這個沙門正是玄奘高徒辯機和尚,御史招辯機訊問,辯機不得不坦白玉枕是高陽公主所賞,公主將自己的玉枕贈予和尚,人們一聽心中就猜中幾分。

高陽公主是李世民政治聯姻的一枚棋子,嫁給當朝宰相房玄齡次子房遺愛,但高陽並不喜歡一介武夫的房遺愛,在婚後不久的一次狩獵中,偶遇辯機和尚便一見鍾情,在辯機的草庵發生了肌膚之親。

更為荒唐的是,房遺愛知情後,不但沒發怒,竟還甘願為他們守門,高陽當然投桃報李,把自己的侍女和大量財物送給了房遺愛,兩人各玩各的,這段「高辯戀」因此纏綿了九年。

唐太宗李世民在真相大白後盛怒不已,下詔將辯機腰斬,並殺死知情不報的高陽奴婢十餘人,辯機死後,高陽公主傷心不已,從此仇恨李世民,至唐高宗時,高陽喜歡和尚的癖好仍未改變,還公開納智勛等三位僧人為面首(註:面首即是男寵之意),而智勛僧人似也六根不靜,竟慫恿高陽發動宮廷政變,後失敗被處死。

和尚也是人,也有性的生理需求,只要和尚不要過度強調自己的道德性,偶一出軌偷吃,除了佛祖難以見諒,民間社會頂多只是茶餘飯後談談,不致把偷腥的和尚,當成罪大惡極的重犯。

豈止少林寺偷腥,和尚也會偷吃!2